森川隐于林

大隐隐于市 小隐隐于野

这是一条定时发送
我太累了
太困了
坚持不下去了
我走了

Exchange 00

“呼……终于算是结束了,今天的怪物有点麻烦啊”把匕首从倒在地上的怪物身上取出,不成形状的庞然大物惨烈地嘶吼了几声,接着变成一团黑色的烟雾,在这座茂密的森林中不见踪影。中原中也踢了踢地上其他怪物喽啰的破碎肢体,失去了生命的怪物果然不一会儿就失去了实体,团团黑烟宣告着这次战斗的胜利。其余一行人也纷纷结束了战斗,简略搜寻了怪物身上有没有之前那个倒霉鬼留下的遗物之后,众人纷纷望向那个被怪物纠缠,逃跑时误打误撞被他们所救的男人。

  

   被救下的男人倒是没有受什么伤,自从战斗开始后就以不怎么雅观的姿势坐在树桩上观战,现在也正以饶有兴趣的眼光打量着他们一行人。双方都在沉默时,被救下的高个子男人挑了挑眉,说了一句让自己的脑袋差点离自己而去的话。

  “唔……你们的队长,说实话,也太矮了吧?”

 

 

  一行人在入夜后终于行进到暂时的据点,生起的篝火暂时缓解了这个又黑又冷的森林带给人的不适感。为首的中原中也终于忍受不了身后的吵嚷,回过头去想要再给这个第一句就嘲笑自己矮的人一拳,却被太宰治理所当然的躲了过去。

 

 “所以……你为什么要跟着过来!”简略收拾行装之后,中原中也忽视了一直紧跟自己身后的烦人精,在篝火旁坐下来。

  

   太宰治也毫不客气,跟着在篝火旁坐下后拿起毛毯就往自己身上盖。“所以蛞蝓是没有脑子的吗?我自己留在那里肯定还会被袭击的吧,不如跟着你们来的安全”说完还不忘哼两句歌以表示心中的愉悦。

    

   中原中也揉揉自己的额头,决定不和一个废物计较,而是侧过身子和身边的部下清点人数。“1、2、3……7,今天没有伤亡,很好。近期大概怪物们会有所收敛,本周不会在有大的战斗。做好调整,同时不要掉以轻心,明天安排几个人进行简单地巡逻……”

   

  太宰治顺着中原中也的声音望去,借着篝火好好看清了这个救命恩人的脸。头发是火一般的橘红,略长的发尾收在颈窝处挠得人心痒。湛蓝的眼睛配着好看的睫毛,在火苗跳动的篝火旁多了一点迷幻的色彩。个子不高却有着惊人的力量,对上怪物是像一只敏捷的小猎豹…… 没有注意他们在说什么,许久终于结束的谈话让太宰治恋恋不舍地收回自己的视线,心中暗暗开始打起自己的算盘。

  

  “要不,你们收留我吧?中也”一句话让中原中也的注意力瞬间从交谈的部下转回太宰治身上。并没有注意到这个陌生人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问题,中原中也冷哼一声送给太宰治一个白眼。太宰治则赶在中原中也嘲讽前开了口“别瞧不起我嘛,我用枪还是不错的哦?中也不信的话可以和我试——”

 

   没准备等太宰治说完,中原中也冷笑一声,冰冷的匕首带着闪烁的寒光分毫不差的向着太宰治的喉咙飞去。太宰治飞速向后一仰,绕过篝火旁方便围坐的木桩绕道中也身后。反应明显比太宰快的中也抢险一步转过身去带过一个手刃,却在触碰到一个金属物体时停在原地。

  

  “中也身上没带枪啊,真是古板,所以我就只好借借你的部下们的啦~”炫耀似地扬扬手中不知何时从身边黑衣部下手中顺来的小型手枪,就着自己紧紧贴着中原中也的亲密动作,太宰治的另一只手暧昧拂过中原中也的脸庞,并赶在中原中也发怒之前留下一句话就钻进了临时帐篷中。

  “我刚才说过了,我的·枪·还是不错的哦~”

给甜甜《包办婚姻》的repo,生日快乐呀

@甜甜 

包办婚姻认真去读勒,和平时的吸文不太一样,不空洞不做作完整看下来会莫名的安静下来。

从少年开始的故事太动人了,双黑的根应该就是在少年时期心田里播种的,两个树各自为荫又相互扶持,逐渐磨合后两块棱角分明的玉终于能和在一起了,破镜重圆,很想看到这样的他们。

特别喜欢太太的叙事节奏,和迷人的脑洞一样迷人()

从第一次推错了房门开始,两个人的命运就被紧紧缠绕在一起了。

初次见面就被不怀好意地临时标记,以及接下来毫不示弱的反咬一口。这个互动很有趣,非常有趣,作为他们的开始真是再适合不过勒。和甜甜聊说他俩是灵魂上的平等,这个小细节真的太可爱了。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的尾指就被从不关爱儿童和部下身心健康的大人们不由分说地栓上了血色的红线,这是他们纠缠和挣扎共存、痛苦与甜蜜相伴的一生的开始”说的太好了,从这里开始一切就算是正式开始了,两个人会变成互相生命中命定的劫,然后萌生出各种各样的关系,这是他们的开始,也是他们纠缠一生逃不开的命运,放在这个位置写太好了!QUQ

小男孩之间的相处真的太美好了,“他们看上去就像硬被凑作一对的茶杯和杯盖”但是就是因为这样,他们在一起才会格外动人呀。

还有啊,无论是两个人对久美子死去的不同态度,还是心照不宣的反跟踪,确实就像是两个人会做的事情。太宰的反应变化也很有趣,刻意的掩饰和表演到渐渐真实的人格,在中也面前他渐渐选择不再掩饰,最后一篇(并没有完结)太戳我勒,把太宰治天生的恶劣表现的淋漓尽致,天生的恶劣不同于伪装,两个人一起达到高潮的时候太真实了,完全剖开之后两个人的相处会是怎么样的呢?Ww求你不要坑啊啊啊啊啊

甜甜给我说太宰的感情是海底的火山,表面上可以毫无声息,温度上升以后水流汹涌,会变成妄图卷入整个海洋的漩涡。这一篇我算是见识到了,刚开始看到太宰死寂的眼神我会觉得难受,渐渐地我却觉得这样的宰很深情啊。

看甜甜的太中就像寻宝,而且一看就知道是甜甜的文www,棺材里那一段是真的把自己的脑洞写活了,擦枪走火心跳加速有意无意的撩拨比真真正正的一次上床更加让人脸红心跳呀。

一句话带过的很多句子很有魅力,如果不去细想可以让它就这么过去,但是仔细想想想表达的东西还多着呢w,写的太好了,太好了,省略的地方恰到好处又正好可以读懂。

总之,我第一次见到情趣意志癖好性情都很合的太太,涛双黑脑洞非常开心,抖抖苦逼大学狗的惨淡人生也特别开心。啊啊啊小心心都给你,之后请继续开坑啊啊啊啊啊啊,我等着你的船长{doge}

(我没有粉丝滤镜,我是认真的吹啊!)

hjfkdhsiua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总之生日快乐!!!!!

换了头像简介 做一个哲学系女子

【双黑/太中】未遂

BGM:「女生徒」より- 藤井久美

 

自杀就像爱你呀。

                     

太宰治越是靠近中原中也,就越是感到失落了。他的灵魂叫嚣着不够、他想把思念填满他们的每一个缝隙,他痛恨着皮肤和血肉拉大了两颗心脏的距离。那份失落让他窒息,让他他像个怯懦的单恋者,让他只会逃走。

 

他们交换着彼此的呼吸,两个人的嘴唇先是小心翼翼地贴上。没有得到那人的拳脚,太宰治欣喜若狂。

他捧上中原中也的脸颊、后脑,抚弄过中原中也蜜糖色的头发,他觉得自己在发抖,但是他分不清害怕和欣喜。他只能用发白的指节把中也中也按在墙上,圈在怀里,狭小的空间使他安心。太宰治忘了本该熟练地吻技,只能用唇齿索取他的一切,黏腻的呼唤唾液使他感觉到一瞬间的满足。太宰治疯狂的想睁开眼睛看看,看看那人和他接吻时的表情,看看他颤抖的睫毛和皱起的好看眉头,看看他有没有和自己一样,带着想哭的笑容。

但是他不敢,不敢睁眼。他怕那人也看着他,怕在那双蓝的清澈的眼睛下,他像个沙滩上快要干渴而死的鱼,在阳光下无所遁形。

那可是中原中也啊。

中原中也在他耳边细细的喘息声让他的下身难耐的下流,他又觉得这是个多么神圣的时刻啊。不是禁欲就是死亡,他不记得是谁说过。太宰治没有选择的权利,他像求死一样拥抱他的爱人,甘美的快乐像是死亡,他幸福得快要受不了了。

不行。

不行。

太宰治想,他承受不了,他害怕得无法思考。

所以他避开了中原中也好看的眼睛,推开了他温暖的身躯,他跑了、落荒而逃。他的耳朵呜呜地响,他的眼眶酸的发烫。太好了,太宰治想。只要没有看到中原中也的样子,没有听到中原中也的声音,他就还是那个太宰治。

 

自那天起,太宰治没有自杀了。他把他对中原中也的思念写成信,而他的眼睛里不敢再有中原中也,他开始回应别人对他不在自杀的疑问:“我是已经死了的人啦。”

太宰治开始喝的烂醉,在深夜的街头毫无意义地游荡,他说在欢庆重获的自由。酒精最终还是点燃了他的眼睛和喉咙,他趴在桌子上叫着中也,中也。他对着空气恶心地笑起来,他说中也你来接我啦。可太宰治连一个电话都不敢给中原中也打。

他会想起你一言我一句的斗嘴,欺负完那个头脑简单的小矮子后他总是笑得像个得到糖的小孩子。他会想起自童年开始他失去的东西,哪些多多少少被中原中也填充的东西让他越来越像个人。他甚至会想起自己是怎么在少年时期想着中原中也自慰,脑中全是中原中也含着眼泪呜咽的表情。再后来他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把中原中也拐上了床,他觉得自己这步大概是走错了,不然他怎么觉得他和中也越来越遥远了呢。

 

酒醒后的早晨太宰治总是特别高兴,他对着侦探社的人说那个讨厌的小矮子真是烦人,昨天他喝酒的时候又来打扰他啦。甚至哼着小调重新构思自杀。一段时间后又开始抱怨中原中也不来找他,有时候他就缩在沙发上安静地等着,他疯狂期待见到的颜色却像是执意对他毫不挽留让他后悔又难过的要死。

 

分手后的一周,中原中也没有找太宰治说过一句话。人们都说中也作为干部也太拼命了,他摆摆手说我可不像某人。

中原中也想他的生活还真是摆不脱太宰治,分开了还要再去念叨这个神经病。叹了口气思绪重新回到自己的文件,摇摇头让自己不要再去想。

中原中也比太宰治想象的还要了解他,但他吝啬地不愿说出来。

 

太宰治没想到自己就这样和中原中也见面了,他们在下雨天行人的伞中擦肩而过,两个没有伞的人霎时显得突兀。太宰治没忍住去看中原中也的眼睛,他想自己要藏不住了,救命,撒谎的鬼怪快要把他生吞下去了。

他最终还是逃不过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他有一种冲动,他疯狂地想念海水的味道。太宰治用全部的力气冲向礁石岸,甚至来不及摆出优美的姿势就跳了下去。熟练的动作像是渴望了很久,忍耐了很久。他又体会到一种开心到掉泪的感情,但他现在害怕中原中也不来救他远超过了对这份幸福的恐惧。

他觉得他们之间的空隙又被重新填满了,他欢欣地像个孩子,又在下一秒恐惧失去。

 

中原中也咬牙切齿地把太宰治扔回岸上的时候太宰治不要脸地把脸上咸味的水珠抹在他身上。中原中也问他你又犯什么毛病。他轻轻楚楚听到太宰治对他嘿嘿一笑。摸着自己的左胸口说

它的主人都不要它啦,所以我也不想要了,中也。

 

那我要你,可以吗。中原中也笑着捶了他。

 

 

 

(希望有人能看懂我在写什么烂东西TUT)

 

 

 

 

 

 

 

 

 

 

【双黑/太中】 前桌、你听我说 (上)

校园pa  
小学生文笔 而且ooc
我流双黑 不要脸地撒糖

 

01
  夏天快来了。
  

  教室中笔和纸的摩擦声中夹杂着阵阵烦人的蝉鸣。自习刚过去一半,国木田老师在讲桌上一丝不苟地翻着批阅之前上交的作业。太宰治维持着一手托腮的姿势,扫了几眼手头的纸张,有一下没一下地坐着验算,在心底无聊的吐几口气,脸上依旧维持着那优等生的模样在老师和同学面前招摇撞骗。
  

  “真无聊啊......”没有中原中也找茬的校园生活。太宰治这么想着。
  

    换做平时,太宰治此刻也许正在伸伸胳膊,用笔戳一戳前桌那个明显正在走神的小矮子。然后看着他气急败坏又没办法发作的表情在心里偷笑,像极了三岁的小孩子打心底里享受欺负他的愉悦。
     可惜,今天太宰治的前座,始终是空的。

02
  

  作为横滨某国立的知名优等生,太宰治除了连续多次自杀未遂以外,在外人眼里一直保持着完美的形象。对此,只有某位戴帽子的不良少年对此嗤之以鼻,并透露认识这个死青鲭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事。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认识八年之久,自从中原中也十岁转学来到这座城市,两个人的这段孽缘长度就有增无减。
  中原中也认为自己还是个挺合格的不良少年,虽然有流言说中原同学曾经在下雨天给猫咪打伞,既然中原中也矢口否认,也就没人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大概只有太宰治手机里的一张照片可以佐证了吧,不过这张照片除了太宰治,谁都没有见过就是。

 

03
  

  今天先不自杀了......
  太宰治放下手中的笔,打了个哈欠想到,都怪那个不禁打的小矮子破坏了自己一天的美好心情。
  

  在心中嘲笑了一下和别人打架打进医院的中原中也,顺便暗骂了一下今天莫名心不在焉的自己。太宰治对自己的桌子稍作收拾,在下课铃声响起的一瞬迈着轻快的步子在众人眼中飘出了教室。

  “怎么桌子上都是小矮子打出来的痕迹啊......真过分”
  

   用鼻音哼着不成调的殉情歌,太宰治走到医院门前。马上就能欺负中也的念头让他感觉自己的心情好像好了那么一点儿。

   

   

   不爽。这是中原中也目前的唯一想法。克制住额角爆出的青筋,中原中也用理智告诉自己,如果他现在跳起来揍一顿这个从一进病房就喋喋不休的青花鱼,惹来麻烦的肯定是身为病号的自己。还是老老实实躺着好了,中原中也假装没注意到太宰治的挖苦讽刺,低下头看着红叶打架给他买来的读物,也看漏了太宰治表情的不自然和被无视后的一股酸意。
  

  今天有很多让中原中也不爽的事,比如和巷子里那四个混混交手明明赢了却被暗算了一招,再比如明明自己没必要住院却被红叶大姐的几滴眼泪逼得乖乖就范。更让他不爽的是,他,中原中也,凭什么现在要听一个书呆子自杀狂的挖苦啊?
  ......
  当然,他们最后也没打起了就是了。
  

   盯着太宰治那双眯起来的好看桃花眼和怕是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自从进了病房就皱起来的眉头,他的拳头就莫名其妙的软了下去。
  “你在担心我?滚蛋吧青花鱼,别来骗我”
  

    中原中也把略微发红的脸别过去,拒绝和这个胡搅蛮缠的神经病交流。

04
  中原中也一定是世界上最讨厌的人。
  太宰治想。
  

  怎么会有人在你和吊绳在空中亲密接触的时候一脚把你踹下来呢?怎么会有人直接把不开心写在脸上这么单纯然后认真的给你一拳呢?......怎么会有一个红着眼眶在梦中陪你跌进水中的人呢?一定是骗人的
  又怎么会有人的眼睛干净的让你害怕,多看一面就要在里面溺毙,怎么会有人总是这么没有防备,大大方方展示着他的一切的人呢?
 

    夜雨里把自己的伞留给小奶猫而被淋得透湿,打起架来却又毫不含混,却不肯只把笑给他太宰治一个人。
  真是,太讨厌了。
  

   听着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太宰治愤愤的想。
   阳光好刺眼啊......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太宰治没由来的嘟囔。
   

   他知道中原中也第一次打架,是为了多么可笑的理由。他知道中原中也第一次撒谎的时候,眼睫毛扑扇着,好笑的不得了。他藏起来中原中也收到的女孩子送给他的情书。他记得他和中原中也一起跌进河里的狼狈模样,还有全身湿透的小矮子与呼吸一滞的自己。
  

   他那么讨厌中原中也,他当然记得。
   太宰治又笑起来。

 

05
  瞧,中原中也又活蹦乱跳的像只兔子了。太宰治抽了抽嘴角。
  他们的生活又恢复正常。
  

  他们雷打不动的一起在早晨去学校,途中多半会因为太宰治一脸心痛地关心中原中也的身高而吵一架,或者因为太宰治掏出手机给中原中也看前一天中也在教室睡过去的可笑的睡脸而大打出手,一路吵吵闹闹能惊醒许多快要迟到却还在梦乡的同学。
  

   太宰治会因为中原中也打架来的新伤口而黑着脸挖苦他,中原中也会在下课后立刻做出揍他的样子。他们吵架的原因从来不重复,比如中原同学被点名时会听见太宰治给他的错答案,坐下后会看到自己被防水了的钢笔,然后毫不留情地下课折断太宰治的那根。就像大多数高中生要经历的一样。
  

   之后他们会心照不宣地一起在天台吃午饭,气氛稍微有所缓和后又会因为太宰治去抢中原中也便当中的蟹肉在打一架。
   乐此不疲。
  

   今天也是这样。
    两个人默契的达成一致,结成的气场让周围的人无法涉足。而放学后,太宰治会把中原中也的自行车胎放气,贴上“不许和别人一起回去,小矮子就应该孤单一个人”的欠揍字条,中原中也会让太宰治的书包提前在泥中打个滚。这之后两人又各自进行着自己的活动,井水不犯河水。
  

    不犯才怪,“别随便出现在我脑子里啊小矮子。”选择在家读最新出版的完全自杀手册的太宰治吐了口气窗帘,走到窗前拉开厚重的窗帘,看向熟悉的方向。在阳光的亲热下眯了眯眼睛。
  “还没回家啊......”

 

    走在街头的中原中也莫名有些烦躁,他冷着眼睛看着形形色色的喧嚣,就像他对太宰治。
    晃了晃脑子,把讨厌的脸赶出,太宰治若隐若现的求救般的笑容却总是挥之不去。戴上机型奇特的耳机,他踩着节奏迈向家中。
 

    TBC  

———————————————————————————————————

  想写写还没有完全成熟的两个人

  校园pa独有的嘿嘿嘿¯﹃¯

  下一章想来点擦边球w 

   不能把自己想表达的表达清楚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Chris    提前七夕快乐~